筆趣閣 > 玄幻魔法 > 開天錄 > 第八百二十九章 孕育
    “老夫錯了……但是……卻不能留在這里。”

    白素心吐了一口氣,右掌一翻,渾身骨碎,躺在深坑底部的風戎就被一陣狂風卷起。

    “留得有用之身,為天下萬民謀求福利……老夫,卻是不能死在這里。”白素心抓著風戎的肩膀喃喃道:“尤其是……這等蠻夷之輩,他們懂得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老夫,當重振白蓮宮,重整白蓮宮,讓文道大興,讓文道重昌……老夫,找到了老夫真正要堅持的道……妙哉,妙哉。”

    體內的碎裂聲消失了,白素心的氣息也削弱了大半。他掏出了幾顆大補元氣的大道寶丹,分別塞進了自己和風戎的嘴里。

    兩人都回復了一點力氣,風戎咬著牙,怨毒無比的看了一眼正在和七彩洪流對抗的巫鐵等人,喃喃道:“你們,都等著……本王,本王……勢不善罷甘休。”

    白素心搖了搖頭,輕輕的擺了擺手,指了指風戎手上戴著的一枚精致的戒指。

    風戎冷哼了一聲,手指輕輕摩挲戒指,細細的戒指上,無數極其細密的符文亮起,一縷縷靈動的光芒從戒指上流出,猶如流水一樣落在地上,在地面上急速游走,勾勒出了一幅直徑丈許的小小陣圖。

    “爾等,等著我燧朝大軍的報復罷!”

    陣圖成型的一瞬間,風戎按捺不住心頭的怨氣和怒氣,強忍著體內骨骼的劇痛,猛地跳了起來,指著巫鐵等人破口大罵:“你們等著,我燧朝大軍降臨之日,就是爾等魂飛魄散之時!”

    陣圖驟然亮起。

    一聲聲低沉的鐘鳴聲響徹云霄。

    在極其遙遠的燧朝燧都,堆積如山的元晶瞬間燃燒殆盡,一股龐然巨力注入燧朝的鎮國神器乾元神鐘。風戎和白素心的身邊,一口若隱若現的鐘影浮現,兩人的身體迅速變得朦朧模糊。

    巫鐵低頭,看向了風戎和白素心。

    七彩洪流瘋狂沖擊,巫鐵根本騰不出手來制止他們。

    一聲長嘯,巫鐵咬破舌尖,一點本命精血燃燒起來,迅速化為一枚碩大的血色巫印,猶如流星一般墜落地面,朝著白素心砸了過去。

    一聲驚天動地的鐘鳴聲中,白素心和風戎直接被乾元神鐘接引挪移開。

    血色巫印融入了陣圖,深深沒入了白素心的身體。白素心悶哼一聲,七竅中鮮血猶如噴泉一樣炸開,他體內精血一陣翻滾蠕動,巫鐵以自身精血制造的巫印已然和白素心融為一體。

    這是巫族秘術‘追魂血印’,是巫族用來追殺仇敵的秘術。

    除非巫鐵隕落,除非白素心徹底拋棄自己的身軀,否則這血印將猶如跗骨之蛆,不死不休的糾纏在白素心體內。

    等到時日久了,這枚血印的氣息感染了白素心的神魂,那么就算白素心轉世輪回,輪回百世,都會被這枚血印沾染,都會被巫族追殺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但凡巫族族人,見了這枚血印,就知道對方是巫族的死仇,巫族族人會群起而攻之,這是巫族銘刻在血脈中的報復烙印。

    除非燧朝內部沒有巫族傳承,否則……巫鐵這枚血印,已然給白素心招惹了一大批可怕的敵人。

    “你們,跑不掉……”巫鐵嘶聲咆哮。

    七彩洪流劇烈震蕩,巫鐵全身骨骼都發出‘咔嚓’巨響。

    天晶神族操控晶石星體的神明,正在瘋狂催動星體,加大七彩洪流的威能。

    巫鐵受到的壓力越來越大,他的骨骼上逐漸有裂痕出現。

    媧姆長尾狠狠一甩,她向外游走了數十里,然后長尾盤成圓陣,雙手虛托那塊五彩神石,口中喃喃念誦起媧族秘傳的咒語。

    祖靈空間中,數團光芒熾烈猶如大日的神魂光團亮度驟然飆升數倍,一波波恢弘巨力遙空注入媧姆身體。

    三國大陸上,所有清醒的智慧生靈——除開正在向神武城瘋狂沖刺的風熵統轄的燧朝禁軍,三國大陸上的所有清醒的智慧生靈,他們同時一陣迷糊。

    然后,在媧姆施展的媧族秘術的牽引下,一些智慧生靈的腦海中,出現了巫鐵和巫族兒郎正在對抗七彩洪流的畫面。

    這些智慧生靈,迅速明白了這道七彩洪流若是撞擊地面,會對三國大陸造成何等的危害。

    緊接著,以這些接收到畫面的智慧生靈為源頭,這些信息一波波的向四周擴撒開去,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,整個三國大陸上所有的智慧生靈,同時看到了巫鐵對抗七彩洪流的畫面,明白了這道七彩洪流的可怕。

    這是媧族秘術。

    太古神話之前,人族還處于蠻荒原始狀態時,媧族的族人,就以部落主母的身份,指引人族繁衍生息、修整壯大。

    這門秘術,專門用來在危急之時,聚集整個部族的力量,共抗天地災變。

    無數智慧生靈跪拜在地,用盡全部的虔誠,向天地祈并。

    無數條細微的念力向著五彩神石匯聚了過來,三國大陸的修煉文明層次有限,胎藏境就已經算是高手,神明境的總數相對龐大的人口基數而言,堪稱稀少。

    但是三國大陸的總人口,何其龐大。

    哪怕是那些最弱小的鼠人,侏儒,他們每個個體的念力如此的渺小、如此的細微,但是當他們所有人的念力匯聚在一起,這股力量就猶如積沙成塔、滴水成海……

    五彩神石爆發出比太陽還要明亮百倍的光芒。

    無數智慧生靈的念力通過五彩神石的轉化,變成了一股生機勃勃,擁有無窮造化、無窮生機的神奇力量。

    太古神話傳說中,媧皇氏就是親手鍛造五彩神石,以此去補全天之縫隙。

    天都可補,可想而知這五彩神石的力量何等神異。

    媧姆吟唱著媧族一代代傳承的祈天之歌,五彩神石緩緩旋轉著,放出無量光芒,飛到了巫鐵頭頂。然后一道五彩光霞伴隨著天籟妙音灑了下來,注入了巫鐵身體。

    七彩洪流中的可怕輻射能量被急速的消融、驅散,巫鐵受到嚴重傷害的身軀快速的回復,被七彩洪流沖得分崩離析的神軀快速重生,崩塌撕裂的大道道紋也在急速的回復原樣。

    造化,不可思議的造化之力。

    巫鐵通體噴吐著熱氣,他低沉的咆哮一聲,硬生生頂著頭頂的七彩洪流,居然逆勢向天空升起了數十里地。

    更大的鎮壓力量下來,巫鐵身后的十二萬又三名巫族兒郎齊聲悶哼,無數人的身體撕裂,骨骼折斷,但是這一次,沒有一個人的身軀炸成血霧。

    對抗了這么久,巫族兒郎們的修為平均提升了兩重天的水準。

    他們匯聚起來的力量,已經極其的龐大和恐怖。

    十二萬又三名平均在神明境四重天左右的‘王神’,這股力量就算是燧朝,怕是也無法拿出來。

    下方,風戎剛剛砸出來的大坑中,一塊拇指大小的燧石慢悠悠的飛起。燧石上,一點豆大的燧火輕輕的搖晃著。

    風戎被羲繇一通暴揍、鎮壓,雖然和白素心及時的逃離,但是他帶來的這一道燧火火種,卻被他無意中遺失了。

    這點燧火,乃人道圣火。

    而此刻,巫鐵得到萬萬億‘盤古遺族’的念力加持。

    這點燧火突然飛起,化為一道細細的火光直接投向了巫鐵。巫鐵通體血氣澎湃,五彩神光奔涌流動,這點燧火從眉心沒入巫鐵體內,得到巫鐵血氣滋養、造化之力的加持,豆大的燧火驟然膨脹開來。

    巫鐵神胎后方,蓮藕上,原本三朵蓮花苞在孕育出了黑劍之后,一朵千瓣蓮花綻放盛開,另外兩朵蓮花苞中,玉碟投影所在的那一朵蓮花苞劇烈的搖晃起來。

    巫鐵莫名的有了一絲感悟。

    于是乎,他抬頭看了一眼八端硯,看了一眼心猿鎮紙,看了一眼三才戒尺。

    “去吧!”巫鐵低沉的呵斥了一聲。

    八端硯、心猿鎮紙、三才戒尺同時一晃,徑直投入了巫鐵體內。一股‘舍生取義’的勇烈之氣從這三件文寶內擴散開來,玉碟投影所在的蓮花苞微微裂開一條縫隙,一縷靈光飛卷而出,將三件文寶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隨后,巫鐵將從虛魄手中奪來的三件至尊神器,也丟向了蓮花苞。

    三件闇魂神族的至尊神器發出歇斯底里的尖嘯聲,他們不顧自己已經被巫鐵蓮花,大片黑氣奔涌,滔天邪氣伴隨著刺骨陰寒噴出,他們瘋狂的反噬巫鐵,想要遁走。

    滔天燧火翻卷而來,將三件至尊神器包裹在內。

    萬萬億智慧生靈的念力加持,讓這一點燧火火種變得無比龐大,威能無窮。

    更有五彩神石放出的五彩神光化為一道道彩霞灑落,一遍遍的洗蕩三件至尊神器。蓮花苞中一縷縷靈光噴出,將三件至尊神器一點點的拉入了花苞內。

    蓮藕本身的三千大蓮葉、八萬四千小蓮葉無風自動,連同葉莖一起齊根斷折,化為一縷縷流光自行飛入了花苞中。

    巫鐵的神胎轟然崩塌,九成九的神胎力量化為一道狂流,被蓮花苞一口吞得干干凈凈。

    巫鐵體內,一道道奇異的螺旋結構同時亮起,從最普通的雙螺旋,到最復雜的,數以萬計的細小流光嵌套而成的多重螺旋,一道道流光紛紛飛起,也被蓮花苞吞了進去。

    隨后燧火也自行投入了蓮花苞中。

    巫鐵體內,一股讓人窒息的厚重壓力緩緩擴散開來。

    這股壓力是如此的沉悶,以至于巫鐵身邊的虛空都裂開了無數細小的裂痕,頭頂壓下來的七彩洪流,硬生生被這股壓力震碎了數百里的一段。

    那感覺,就好像一道高壓水柱,猛不丁的撞在了一塊堅硬無比的礁石上。

    大片七彩光點崩裂,朝著四周胡亂落下。

    拇指大小的一點七彩光芒落在地上,就是一聲巨響,一團蘑菇云冉冉升起,大地上就被炸開了一個十幾里大小的大坑。

    巫鐵低頭,朝著城內城外的無數來自地下的部族戰士大吼:“找地方,自行藏起來!”

    ‘轟隆’巨響聲中,大片崩裂的光點落下,巫鐵正下方的城池絲毫無損,但是城池外的曠野上,大片土地灰飛煙滅,數百座村鎮被光點波及,在巨響聲中化為烏有。

    “給我……逆!”巫鐵雙眼凸起,太初冕的威能爆發。

    一圈圈時間逆流化為透明的漣漪朝著四周擴散開去,一座座剛剛毀滅的村鎮重新現世人間……一團團熾烈如火的信念之力從那些被摧毀的村鎮中涌出,化為一道道海嘯涌入五彩神石。

    巫鐵大口吐血。

    強行將這么多被摧毀的村鎮從時間長河中逆流拉回,饒是他如今修為飆升,依舊感到了巨大的壓力,五臟六腑都差點被碾碎。

    蓮花苞中,一聲聲詭異的尖叫聲不斷傳來。

    三件闇魂神族的至尊神器的本源意識被急速的抹殺,燧火、五彩神光、大道道韻,連帶著巫鐵自身盤古真身匯聚的混沌洪流。諸般奇異的力量聯手絞殺,三件至尊神器很快就沒有了聲響。

    一陣空乏的感覺傳來。

    材料不夠……還欠缺一些東西。

    巫鐵猛地低頭,朝著遠處望了過去。

    之前風戎和羲繇對抗,他的那座黃色寶塔被羲繇打飛,風戎沒能來得及收回這座古寶,就已經連同白素心一起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“來!”

    巫鐵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此刻巫鐵得到大陣加持,堪稱法力無邊,神通已經強大到了一個極致……更有萬萬億黎民念力加持,他的神通更是強橫得可怕。

    黃色寶塔發出一聲哀鳴,被巫鐵一手抓回。

    然后巫鐵將其往自己身體內一拍,強行將他納入體內,蓮花苞內一縷縷靈光蕩漾,將黃色寶塔也吸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給我,破!”巫鐵一聲大吼,雙拳朝著虛空轟出。

    七彩洪流再次被硬生生震退百里。

    巫鐵硬頂著七彩洪流直沖高空,他這一聲大吼,一陣爆發,蓮花苞中,剛剛被吸納進去的黃色寶塔一聲哀鳴,第一個被攪成了一團黃色靈云盤旋飛舞。

    但是,依舊有空乏感傳來。

    玉碟投影上銘刻的大道道紋過于強大,巫鐵如今吞納的至尊神器也好、三件文寶也好,依舊無法有效的承受玉碟投影正在醞釀的那件物事。

    需要……更多的材料。

    巫鐵周身燃燒起赤紅色的燧火,他一邊抵抗七彩洪流的沖擊,一邊向四周張望著。

    哪里,去找足夠品級的寶物?

    崩裂的七彩神光四處灑落,方圓數十萬里內,一座座城池崩毀,但是又被巫鐵強行用太初冕恢復原初。

    更加龐大的眾生念力翻滾而來,不斷注入五彩神石,然后注入巫鐵體內。

    巫鐵此刻,通體光芒大盛,猶如一尊人形的太陽。

    眾生念力匯聚在他身上,已經濃郁近乎實質。

    姆大陸上空,一抹奇異的漣漪蕩漾開來……

    距離巫鐵極其遙遠的地方,在媧族名之為‘人字甲一號命場’的龐然大陸核心處,一座高有數十萬里的巨型山峰轟然炸碎。

    幾塊破破爛爛,表面滿是裂痕、破口的巨型碎片騰空而起,只是一閃,就在空中消失。

    下一瞬間,這些碎片憑空出現在巫鐵身邊,然后炸成了一團團濃郁的靈云,直接沒入了他的身體,融入了劇烈震蕩的蓮花苞中。

    一聲巨響,蓮花苞內,三件至尊神器、三件文寶同時崩碎。
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3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