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科幻異變 > 科技圖書館 > 第812章:危險的感覺
    五名戰甲師懸浮在大樓外,戰甲的類型和大小各不相同,但涂裝相同,在胸口處,還有一個標志的圖案。

    還撰寫著宇宙聯盟通用的文字。

    星球安全署。

    戰甲頭盔褪去,露出五張不同的臉。

    為首的是藍色皮膚的類人,耳朵尖銳,頭發金紅,布滿血絲的眼睛在四處打量。其他四個,兩個類獸,兩個類人,皮膚造型也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“確定是這棟樓嗎?不是說是屎綠色的嗎?怎么變成銀白色了,還挺好看。”安三對比一下資料,大樓的造型不變,但顏色變了,屎綠色不見,只有銀白色,看上去順眼很多。

    “是這棟,新星戰甲公司沒變。”旁邊一名成員說道:“新星戰甲公司是綠禾文明的資產,綠禾文明王室方確認,這是他們贈送給對方的報酬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進去吧。”

    安三領頭,降落在公司一層的門口,而陳默也和荊戈從里面出來。

    “幾位,有什么事嗎?”陳默淡淡開口。

    安三看了眼資料,正是他們要找的陳默和荊戈,不過他的目光在陳默和荊戈身上的戰甲上多停留了一下。

    危險的感覺。

    以他多年在星球安全署和各種星際罪犯打交道的經驗,他從兩人身上感覺到深深的威脅感。

    這說明,兩人的實力肯定不弱。

    “我是星球安全署的隊長安三,這是我的證件,有些話想問你。”安三將一個電子身份證件放出來,表明來意。

    “星球安全署?”

    陳默一愣,隨手查了一下,就確定星球安全署的職能,相當地球的國際刑警,隸屬宇宙聯盟。

    “里面說。”

    陳默和荊戈轉身進入屋內。

    安三略有些驚訝,他擔任星球安全署的隊長到現在,很多生命聽到星球安全署,無論有鬼沒鬼,總會有些不自然。但陳默和荊戈太平靜,感覺根本沒將他們當一回事,這種情況,他是第一次見。

    陳默讓牛木倒了一點飲料給安三等人,自己平靜坐在沙發上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問題,就問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關于喬格里被謀殺未遂的事,你說說過程。”安三直入主題,直視陳默的眼睛,似乎要看穿陳默的內心。

    可惜,陳默只是隨意瞥了他一眼,沒當回事。

    “這是我飛船記錄的,從他求救到回到綠禾王室的整個過程。”

    陳默將一個芯片遞到安三面前。

    “用一句話總結就是,我的飛船空間跳躍剛好出現在那,他向我們求救,并承諾報酬,我出手救他,送他回來。至于細節,影像記錄比我說的清楚。”

    坦坦蕩蕩。

    安三與陳默的眼神觸碰中,他沒有從陳默眼中看出任何的波動,也沒有任何慌忙和驚懼,似乎不怕他們的問詢。

    “你們從哪個文明而來,來石甘星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們來自華夏文明,宇宙探險,飛船反物質耗盡,來石甘星系補充,順便落腳休息。”陳默不急不緩說道。

    “華夏文明?全宇宙記錄在冊的共有九千億個文明,八萬七千億顆智慧生命星球,名叫華夏文明的很多,你說的位置在哪?”安三將宇宙星圖的大概分部放出來,讓陳默指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我的老家在哪,這和你們調查的案件有關嗎?”陳默平靜問道。

    “有無關系,由我們判斷,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安三隨行過來的一名長著狗頭的成員開口,情緒明顯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“呃?你們的態度似乎是來針對我們調查的?”陳默瞥了一眼開口的那名成員,他能感覺到,這意思就是針對他來調查的。

    此話一出,場面的氣氛開始針鋒相對。

    彼此都能感覺到來自對方的戒備,二對五,陳默和荊戈的氣勢上依然不落下風,一個平靜,一個冷酷,五人就這樣對視。

    這時候,雙方都知道,只要有一個不對的動作,就是真動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氣氛已經到爆發的邊緣。

    安三感到無比沉重的壓力,他注意到其他隊員沒有注意的細節,剛才氣氛對峙的瞬間,他就看到陳默和荊戈的兩個微小的動作。

    腳步微挪,身體前傾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他能感覺到來自兩人身上巨大的壓力,他甚至有種感覺,只要有一個亮武器的動作,他們五人會在亮出武器之前死在這里。

    這兩人是很可怕的戰甲師。

    他們遠遠低估了這兩人的實力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綠禾王室那邊的口供,陳默在短時間內殺了七名追逐者,最終救下喬格里的。

    “別誤會,兩位。”安三開口,打破對峙的氣氛:“只是好奇你們宇宙旅游多遠了而已,其實我也想著以后宇宙旅游一次。”

    陳默看了他一眼,沒有回答。

    針鋒相對的氣氛被打破,安三五人的壓力齊齊一松,像掙脫束縛的蟲子。剛才不僅是安三,其他四人都感覺到來自陳默兩人深深的壓力,剛才和陳默頂嘴的隊員,神情都陰晴不定。

    “兩位說是來補充反物質能源,順便休息的,不知何時離開?”安三仿佛沒事人一樣,開口問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們愿意資助我們補充滿反物質能源的錢,我們可以現在離開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先生說笑了,你們有個人空間曲率飛船,還會在乎補充反物質能源的錢嗎?”

    安三沒有說假話,陳默說這種話,就好像說開得起豪車環游世界,卻沒有錢加油一樣。只是他并不知道,陳默剛從小宇宙內出來,確實沒錢,而飛船是自己造的。

    “我說真沒錢,你們是不是會認為我的飛船是搶來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三察覺到陳默語言間的變化,現在沒有剛才那么客氣。但他不好多說,事是他們先挑開的,他現在也不好責備隊員。

    “兩位真是會開玩笑,今天就到這,謝謝兩位的配合,以后有什么情況,可以聯系我。”

    也不管陳默需不需要,安三寫下自己的通訊儀號碼放到桌子上,拿起陳默給他們的芯片,帶著四名隊員離開。

    離開新星戰甲公司時,五人感覺周圍輕松很多。路上,安三在想著剛才和陳默接觸的過程。

    “隊長,剛才對峙時,我感覺壓力很大,有種被尖刺抵在后背的危機感,隨時可能死亡。”一名隊員還有些余悸。

    “我也有。”安三毫不避諱說道:“那兩人是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看著不像是高級生命,為什么給我們那么大的危機?”

    “生命不可貌相,色系生命等級劃分,只是大體上的區分,并不完全準確,即便同色系的生命,也有三六九等。神級文明中,無盡海文明的生命,血液是透明的,不在色系之內,他們依然是神族。”

    “呼,隊長,你們看看這個影像。”

    五人中,唯一一名女性類人突然在戰甲團隊頻道中驚呼出聲,將一段影像共享到團隊頻道內。

    是陳默在太空中殺死七個追逐者的影頻。

    看到影像內陳默干凈利落刺殺的手法,安三在心頭暗暗慶幸,剛才雙方沒有鬧翻,不然他們真的有危險,剛才那種危險感是真的。

    高手,他們的感覺沒錯。

    若自己遇到這種情況,能不能在這么短時間內殺死七名兇徒,或者說能不能在這段時間內不被兇徒殺死。

    看影頻時,他們都不自覺將自己代入陳默的位置,想想都可怕。

    “以后勒巫說話時別那么沖,容易得罪人,哪怕我們是星球安全署,也不能隨便得罪人。宇宙間比我們強大的生命比比皆是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隊長。”

    剛才那名和陳默頂嘴的狗頭隊員急忙答應,剛才他也清晰感覺到一種危機感,所以后面不敢亂說話,現在看到這個影像后,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現在怎么辦?還查不查他們?”

    “先不查,開始對方很客氣,只是被勒巫刺激了一下。他們的戰甲很高級,有個人的空間曲率飛船,又是高手,像某個高級文明出來的,高級文明不屑于用手段和陰謀去對付綠禾文明。”

    聽完喬格里求救那段對話,安三排除了調查陳默的想法。開始陳默并不答應,后來聽到錢才答應的,應該是為了報酬才出手的。

    他們的星球,似乎來了兩個狠人。
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3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