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軍事 > 大王令我來巡山 > 第三百五十七章 嗤之以鼻
    “怎么了?欲言又止的樣子。”

    下了峨眉金頂后,林寧見朱雀幾番欲開口卻沒有出聲,替她著急道。

    朱雀也是爽利的性子,哼了聲道:“我原還以為你是個憐香惜玉的,對人家百般討好,誰曾想……”

    林寧哈哈笑道:“誰曾想翻臉不認人,轉眼就想連人帶骨頭一口吞下去?”

    朱雀沉默稍許,嘆息一聲道:“也難怪這世道終究是以男人為尊,你們的心,果然夠硬。我本以為,你喜歡年歲大些的,誰曾想,你轉眼將人逼到那個地步……”

    林寧面上笑容漸漸淡了,道:“逼?我不是在逼她,而是在救她。東方青葉臨金剛寺,那才叫逼。甚至姜太虛上金剛寺,那也叫逼。不是我狠,如果我不強硬些,峨眉派絕不會放下千年名門的架子,出山效力。日后青云治內,容不得這些法外之人逍遙。他們高高在上的基礎,是奴役十倍百倍于他們的百姓,來奉養他們。他們于國于民,又何益之有?”

    朱雀聞言,心里那股同為女人相互憐憫的勁扭轉過來了,嬌聲笑道:“人家不過隨口說說,你就又是國又是民的教訓我,好沒道理!小冤家,你還真惱我呀?”

    林寧哼了聲,斜眼道:“今晚都聽我的?”

    朱雀聞言,登時有些吃不住的“呸”了聲,俏臉飛霞,眸起微波,卻終沒有反對。

    林寧哈哈一笑,牽起朱雀軟綿的玉手,二人如仙臨凡一般,飄然遠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錦城,西城。

    諸葛世家。

    作為錦城四大世家之一,諸葛大宅占地寬宏,屋宅極為氣派。

    便是蜀地赤地千里,流民易子相食時,諸葛世家的生活品質,也從未有過絲毫改變。

    齋必變食,居必遷坐。食不厭精,膾不厭細。

    極為講究!

    諸葛家南陽堂內,家主諸葛生氣度儒雅,一身月華錦衣,手中執筆,在紙箋上寫道:

    陽關萬里道,不見一人歸。唯有河邊雁,秋來向南飛。

    一旁處,其長子諸葛延替他掌墨,看到此詩后,輕聲問道:“父親,您已經打定主意了嗎?”

    諸葛生放下筆,從一旁拿起帕子擦拭了下手,淡淡“嗯”了聲。

    諸葛延聞言,登時有些著急,道:“父親,若是我四家聯合,共守棧道,其實是可以堵住外敵入侵的!父親,如今雖然四家分蜀,可咱們還是能自家做主,不讓人欺負了去。一旦外面中原王朝入侵,不管哪一家進來,都絕沒咱們的好果子吃啊!”

    諸葛生聞言,輕輕一嘆,搖頭道:“這個道理,為父何嘗不知啊……只是,莫說四家聯手能不能擋得住中原大軍,便是能,可這四家,會是一條心嗎?”

    諸葛延一滯,面露苦惱憤恨之色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一條心……

    四家爭斗多年,彼此間都有無法消除的血債。

    各家嫡系子孫死在對方手里,不知凡幾。

    縱然政治是最無恥最骯臟最黑暗的產物,讓四家貌合神離容易,可讓四家精誠合作,卻比登天都難。

    只一個信任,就是四家絕對無法解決的問題。

    卻聽諸葛生又道:“再者,就算四家能將中原王朝攔在棧道,不讓他們入蜀。可三大皇朝中還有三大圣地,沒一座圣地內,都是高手如云宗師如雨。若是他們派一些絕頂高手,行暗殺之術,對蜀中四家進行斬首刺殺,誰能扛得過?”

    諸葛延有些不服氣道:“我們又不是沒有高手?”

    諸葛生搖頭道:“莫要做井底之蛙,蜀中縱然人杰地靈,可終不能與中原億兆百姓相比。若激得武圣親臨,蜀地所有的高手加在一起,都不夠人家一只手殺的。延兒,不要抱僥幸之心,那會招來滅門之禍的。”

    諸葛延沉默了稍許后,又問道:“父親選定了哪一家?秦國還是楚國?如今二國在棧道外的廣元郡大打出手,這個時候,若有一支精兵從棧道出來,支持哪一方哪一方就能大勝。如此,也能多續一分香火情。”

    “不,絕不要輕舉妄動。”

    諸葛生嚴肅警告道:“秦楚二國,無論哪一國,都不是我們能得罪的起的。如果我們動手摻和進去,輸了的一方一定會對我們下死手。真要有幾個高品宗師來刺殺,諸葛家將死無葬身之地!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見父親大怒,諸葛延心中一嘆,行禮退出了書房。

    行至游廊下,諸葛延搖頭,心中想到:父親雖一生謹慎,可如今看,卻是謹慎過頭了。

    誠然,幫助一方會得罪另一方,可若一方都不幫助,沒有大功,卻是兩國都不會放過。

    哪怕現在二國都派了使者來,許下萬般好處。

    但連他都看得出,就算現在說的天花亂墜,可一旦等外人在蜀中站穩了腳跟,就是清算他們這些本土勢力的時候。

    換做他他也會這樣做,誰能放心本土掌控百萬大軍的土著勢力,雄踞一方?

    若是能提前建功,或許還有幾分希望。

    可現在……

    當然,諸葛延早就料到他父親會這般決斷,這般相問一番,不過是徹底死了心罷。

    他步履堅定的走出了游廊,前往了諸葛家所掌控的諸葛大軍的軍營。

    他雖不清楚“公子”何時來,但只要按照“公子”吩咐的事做就好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青龍義軍大營。

    大軍以五人為一伍,設一伍長。十伍為一隊,設一隊正。兩隊為一旅,設一旅帥。三旅到五旅為一營,設一校尉。

    又兩到四營,成軍,將軍領軍。

    此刻,大軍校尉以上的武官,悉數擠在中軍大帳內。

    校尉以下,隊正以上者,都在帳外站著。

    畢竟十萬大軍,隊正都有兩千人,哪里是一個大帳能裝下的……

    看著帳內帳外滿是人頭,青龍愈發對林寧的不靠譜感到荒謬。

    如今只盼他言而有信,如果果真能拉一尊武圣站在身后,那他不是沒有一搏之力!

    靠近青龍的,正是他手下最得力的四庭八柱,為首者,為金行旗主白世杰。

    白世杰為魔教五行旗旗主之首,一身武功高深莫測,卻最是忠于青龍,為其手中利刃。

    他性格火爆,卻唯青龍馬首是瞻,在青龍面前心直口快,不解問道:“法王,突然將弟兄們叫到一起,可是發生了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青龍沉吟稍許,淡淡道:“圣教圣女和朱雀法王來了,想要接收十萬大軍……”

    話沒說完,白世杰就暴怒罵道:“一群想瞎了心的混帳,她們這是在做白日夢!我老白和手下的弟兄,除了法王誰都不認!想強來,倒先看看我金行旗的刀利不利!!”

    除卻白世杰外,還有一眾將校們,紛紛拍著胸口表決心。

    這些人絕大多數都是青龍一手簡拔出來的人才,對他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他們只認青龍,至于什么圣教圣女、法王朱雀,都是什么鬼他們不在乎!

    見此,青龍心中熨帖,對大言不慚的林寧也愈發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不過他也想看看,林寧到底耍的什么把戲!

    正這時,忽聽外面有人報帳:

    “報!大將軍,早上來的人又來了,就在外面!”

    “請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……
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3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