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魔法 > 以魔法紀年 > 章節438 最后的準備
    在所有人的感覺里,皇帝陛下變得更加嚴肅、嚴厲且嚴格。他仍保持著接受不同意見的好習慣,但更加執著于自己的命令必須得到不折不扣的執行。皇宮中已經有很多人受到了懲處,都是沒有將工作做到最好。若論該不該罰?的確該罰。只是過去皇帝陛下會批評勉勵幾句就算了,現在真的會挨鞭子。

    人們認為皇帝陛下承載了巨大的壓力,整個第二世界血色流星的事情在他的肩膀上,已經非常累了,那些不能完成本職工作的人難道不是在添亂嗎?還有那些反復無常想要兩面下注的投機貴族,答應的事情做不到,連這點擔當也沒有,活該被扔進地牢中去。皇帝陛下就能說到做到,要解決泰拉斯奎便解決了,要擋住血色流星便擋住了,要分配田地和種子農具,哪怕發動戰爭和清空國庫,不也分配下來了嗎?

    通過游吟詩人,皇帝陛下言而有信的形象便逐漸建立起來。因為這些宣傳建立在事實的基礎上,加上工作組和首都之間有傳送陣縮短距離,所以傳播的效率非常高,而且深入基層,遠超過教會的游歷牧師們。不過,在事實之外,還有一些碎片信息被組合在一起進行投放。

    “許多貴族怕了咱們的陛下,所以獻出大量金錢給教會。你知道為什么嗎?”

    酒館的閑聊往往是信息交換速度最快的途徑,尤其是有人給酒、有人捧場的時候。

    “他們要送自己的寶貝兒子去教會。嘖嘖,前一天還是打獵、玩女人的臭小子,第二天就成了見習圣騎士和牧師……以后我可不想讓女兒去教會,哪怕是善堂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哈,這原本是要在投降時給陛下的,所以那些家伙不是在故意挖陛下的墻角?”有人喝了幾杯,臉紅了,聲音發飄,不過心沒醉。“種子農具耕牛不夠,陛下從自己的錢里面拿出來了貼給國庫。雖說國家就是陛下的,但換成你往外拿錢,你心疼不?”

    “你再想想,送人就接,送錢就收,現在的圣三城堡為什么要取消國王陛下的圣人頭銜,你們明白了嗎?”這個人一邊喝酒一邊吐槽,盡管他的聲音故意放得很低,但大家依舊能聽到:“現在怪事連連。女神親招的圣徒,也能被凡人取消。如果是個天使我覺得才有可信度。”

    這樣的“怪話”立刻引起了反彈,畢竟在很多人的習慣中,質疑教會從來就不是一個可選項。“閉嘴!你是來這里故意給教會抹黑的嗎?你難道忘了是誰在保佑和保護永黎大陸?是誰給大家帶來善良和光明的未來?”

    “一個圣人擋住了可怕的泰拉斯奎巨獸,現在他不是圣人了。要不你給我解釋一下其中到底發生了什么?”喝酒的人向他的對手舉起了杯子,說道:“遇到想不通的事情就要問,這不也是女神的教誨嗎?”

    這樣的事情,只要開一個頭,懷疑會將剩下的事情自己做好。由于沒有工作組那種便捷的傳送陣通信網絡,基層的牧師和教士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這些問題。等他們察覺到懷疑在大量滋生,教會的信譽正在受到傷害,這才反應過來將信息上報。然后,靠著人拉馬扛的方法一去一回,他們才將真相公布下去:皇帝陛下的圣人頭銜是他自己請辭的。

    之前教會的說法是“費奇·霍爾成為皇帝,因此不適宜兼任圣人”——這是個保留雙方貴族體面的說法。但是體面是溫熱的,事實則像鋼鐵一般冰冷,兩者沖突的時候,臉是干不過鐵的。費奇抓住了鐵,暗中抽了教會的臉。當教會公布事實真相時,由于已經晚了,于是就變成錯上加錯。

    “真理雷霆教會,離不開真理和雷霆。前者要講真話,后者要快。”費奇將情報大臣麥瑟斯叫到身邊,對他講了這番話。“我對你的要求是一樣的,要講真話,要快。不確定就直說,正在調查要快說。這一次你的游吟詩人們做的不錯,但他們永遠是雙刃劍,要小心控制在手里。”

    總體上還是表樣,麥瑟斯對這個結果已經很滿意了。近一段時間來,皇帝陛下越來越像皇帝·陛下,他的威嚴慢慢追上了他的實力。許多人感到不太適應,比如埃迪、特隆。不過這不包括麥瑟斯。

    在情報頭子心中,現在的皇帝陛下更純粹,更容易理解,尤其是和過去相比。想想看,一個能夠獨自面對泰拉斯奎并戰而勝之的強大家伙,整天笑嘻嘻、非常放松的樣子,看起來才叫人膽戰心驚。上位之人就要有相應的樣子,皇帝絕不是給人派遣內心憂愁的牧師。

    要鞏固皇帝的權力,那就要將其他權力的空間不斷壓縮。麥瑟斯很清楚貴族聯合會是怎么阻礙上一任國王的,也明白安德魯因為圣騎士的習慣不知不覺間也被教會捆住了手腳。現在,皇帝陛下能夠甩掉圣徒這個虛名,放開手腳,先清理國內的殘余貴族,將大權握在手中,然后再不斷排擠教會的影響。

    終于能看到和之前不同的時代了。麥瑟斯想到這里,嘴角就翹起一絲微笑。費奇敏銳地注意到這點,便問道“你想到了什么,能讓如此高興?”

    由于這場對話發生在費奇的書房而不是鐵王座間,這里除了他們之外沒有第三個人,所以麥瑟斯可以趁機表明心意。他說了自己關于清除貴族和限制教權的想法,并表示堅定地站在陛下身邊,做一條忠心的鷹犬……

    “做好我交代的事情就好了。我不想成為神靈,所以不需要忠心。”

    麥瑟斯呆住了,他怎么也沒想到費奇會這樣回答。他先是覺得皇帝陛下在試探,可又覺得這種試探太淺顯,甚至有些幼稚,根本不符合皇帝陛下的才智。難道這是真話?不需要忠心的統治者是這樣的統治者,難道等著被推翻嗎?

    “現在看來你的智慧也是有限的。”費奇擺了擺手,說道:“動搖教會形象的行動做的不錯,讓你的游吟詩人推一推,別弄巧成拙。你要開始下一件更重要的事情:配合冬季攻勢的宣傳。從這個冬天開始,我就要打出原來霍亞貴族聯合王國的范圍了。埃迪那邊會讓遷過來的居民過得好,但怎么讓他們安心遷過來,那就是你要操心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歷史上貴族間的戰爭時常進行,雙方往往都打著正義的旗號。費奇這一次的確要打出原來的邊境,而且這樣的行動絕不會只有一次。麥瑟斯一邊對能夠服務于一個強大帝國而感到興奮,但同時也對這個過程中要進行的工作感到頭疼。什么樣的借口,只要是借口,就不可能一再重復使用。

    “陛下,我一時想不出太好的方案來。您那里有沒有成形的想法?”

    “以后你要有自己的想法。”費奇這一句叮囑比之前“不需要忠心”更讓麥瑟斯疑惑,嚇得他趕緊低下頭去。費奇仿佛沒有察覺異樣,語氣聲調一直保持平穩,絲毫不帶情緒地接著說道:“就說我要建設魔法塔,杜絕血色流星。我的魔法塔只能護衛一定范圍而且花費巨大,因此我的領地到哪里,魔法塔才會到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第一期工程的十座魔法塔就是做這個用的嗎?”

    費奇搖搖頭:“最早的十座魔法塔布置在落日山脈沿線,它們是基礎,是之后防御塔的基礎和能量來源。嗯……你不是魔法師,我就不給你講更具體的東西了。記住,你的那些游吟詩人要配合工作組,要管住自己的嘴巴,亂說話的、自己添油加醋惹出事情來的,以叛國罪論處。”

    “是!叛國罪和謀殺等屬于死罪。”麥瑟斯條件反射式地回答著,他也想到了最近剛剛頒布的《帝皇法典》。那是一套由三十六部不同方面法律共同構成的巨著,從基本原則、具體規定、法律案例注解到執行方法一應俱全,超百萬字的規模令人頭皮發麻。當然,更令人震撼的是這部《法典》一拿出來就是三百套,完全一模一樣,堆滿了整整一間屋子。誰也不知道它們是什么時候寫成,又是什么時候印刷完畢的。

    “記得不錯,這部法典中的案例可以變成故事,給你的游吟詩人們找點本職工作。”費奇擺了擺手,讓麥瑟斯離開——因為他通過科克塔爾之眼,知道雷霆白正在接近。

    雷霆白的胳膊下面夾著一本《法典》,是其中《刑法》的那一部分,也是所有懲處性法律中最重要、最重的那一本。這套法典是費奇命令手下的契約魔起草,然后讓小魔鬼們進行簡化修改后完成的。契約魔擅長層層嵌套、前后勾連、密密封鎖的法律文本形式,想從里面找出漏洞或者欠缺實在太難。但是它們的文風太晦澀難懂了,需要小魔鬼這種精通小騙術的魔鬼,用入門級的語言方式簡化一下。

    隨后,費奇結合自己的想法對整個法典進行修整,剔除了明顯地獄風格的東西,并從其中去掉了一部非常重要的法律,關于非政府組織的管理法。這給他的整個法典體系造成了漏洞,但不管是負責起草的地獄魔鬼還是看到這部法典的永黎大陸人士,他們都不會知道這點。

    費奇將這部法典交給內廷成員讓他們學習,之后會直接下發給每個工作組,作為他們的工作依據。舊王國留下來的法律還是按照國王高于法律、貴族高于刑罰、騎士高于平民、牧師歸于神的規則來制定的,已經不適應現在的帝國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新的法律一定會產生,但確實沒想到會是這么詳細、這么快。內廷成員認為費奇還有一套參謀團體,能力非常強大,只是誰也沒往魔鬼這個方向去想。關于皇帝陛下是魔鬼的流言曾經出現過,但根本沒有市場,很快就煙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雷霆白匆匆找來也是為了這部法律,她的閱讀速度最快,并且有著真理智慧女神的記憶,因此對法典中的一些規定特別敏感。費奇早猜到她會來,抬起手便開始在空中描繪魔法符文。

    經過通傳,雷霆白進入書房,她立刻被空中的魔法符文吸引住了。自從想通了耀光的預言其實是造物故主的欺騙,雷霆白并非是命中注定的救世主,費奇就輕松多了,也有心情耍耍這個聰明的學生。

    “能看懂這個符文法陣嗎?”費奇把將要用在魔法塔上的法陣核心部分畫給她看,這個舉動其實是有些風險的。他一直觀察著雷霆白,注意她每一個細微的動作。看得出來,雷霆白的確很努力地在思考,但是距離想出答案還很遠。她有些氣惱,有些不自信,然后她便如同費奇預計的那樣,將目光從法陣上抽開,然后將胳膊下的法典按在皇帝的書桌上。

    “你又想分散我的注意力……”雷霆白噘著嘴。她這個時候的樣子像個小孩子,費奇每次看到,不由自主就會把她和女神的形象聯系起來,因此覺得非常有趣。“我覺得,陛下是個非常會打岔的人,我每次來都無法完成預想的目標,還會多好多工作。這次不會了!絕對不會了!”

    費奇微微一笑,將法陣撤去。雷霆白向法陣伸出手,“誒誒誒!@[email protected]、!”她的嘴巴更翹了,費奇卻收攏了笑意。很好,雷霆白看不懂這個法陣,那么將核心進行加密封裝后,她就更看不懂,那么一切工作就都可以開始布置了。

    “說正事兒吧。”費奇立刻占據了雷霆白的思路,指著法典說道:“看來你是對里面的一些規定不滿意?”

    “這是個很詳細的法典,能夠照顧到方方面面,是個很厲害的著作。”雷霆白先夸兩句,然后說道:“但是我覺得它太嚴厲了。有好多死刑,還有些切耳朵、割鼻子、挖舌頭的,太殘忍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很殘忍,我也這么覺得,但它很有必要,也肯定會產生好的效果。”費奇說道:“其實在貴族內部,每個領主自己管理領地,刑罰比這要嚴重的多。你見過或者聽過將人綁在水車上慢慢溺死嗎?沒有人可以日夜不休地重復憋氣、呼吸這個間隔,不想死,可也知道自己堅持不了三天。相比于那些,我就給一刀,算是很大的進步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雷霆白身體抖了一下,勉強才提起精神,說道:“你這么一說,我晚上都要做噩夢了。我是說,能不能加入贖罪的機制,讓他們能夠改過。你也是個贖罪告解牧師,對不對?”

    “我當然支持改過自新,不過處罰是針對之前發生的事情,改過是之后的事情,未來不該影像過去,這是基本原則。”費奇說道:“至于贖罪告解,那是教會的工作,不是皇帝的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讓教會來拯救這些人的心靈?”

    “讓這些人自己去找教會吧,圣三城堡也不遠。我的帝國,不需要第二個贖罪告解牧師。”費奇說道:“小白,你以后最好別和教會的人交往,我越來越不希望他們出現在我的領地上。”
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3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