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武俠修真 > 前任無雙 > 第三零一章 陷阱
    軍情緊急,沒多久,桓照、呂安波、唐術、姬無塵這四位大統領便陸續緊急來到。

    人一到齊,立刻由羽千重講明事情情況,寂澎烈案上的那份圖文也交由了四人去看。

    姬無塵遲疑,“我們這邊都未能掌握的情況,羅康安離開這邊才幾天,怎就摸到了這些個情況?”

    寂澎烈:“鬼知道那小子用了什么下三濫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這話,還有這語氣怎么聽著有些不對勁,四位大統領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羽千重卻是能讀懂其中深意,幾天怎么了?幾天的工夫羅康安就和劉星兒搞出了事,說出來怕是能驚掉一地下巴。

    當然,這種事不是他和寂澎烈合適宣揚的,有些事自己心里有數就行。

    桓照:“先不管他怎么弄到的,他也是仙都神衛內部出去的人,當知假傳軍情的后果,他已經是如此境地,再假傳軍情的話,除非自己活得不耐煩了。”

    寂澎烈問:“你們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唐術道:“不管真假,這事恐怕都得當真的來防備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,疏忽不得。”余者也皆點頭認可。

    寂澎烈案后起身,“大軍大規模作戰,是你們擅長的事,這點我不如你們,需要聽聽你們的意見,那就議議該如何應對吧。”他走到了那幅大地圖前。

    四位大統領也跟了過去,一起圍在了圖前。

    姬無塵道:“神君,這情報之所以讓人懷疑真假,無非一點,那些圖謀不軌者應該不太可能輕舉妄動,沉寂了這么久,突然偷襲,怎么看都不太可能。問題的關鍵在內應上面,很顯然,這是一次策應內應的行動。”

    寂澎烈:“那些大家族的觸角很深,五十萬人馬,仙庭也不可能盯住每一個人,里面說有他們千八百的內應,一點都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呂安波:“不錯,對付偷襲簡單,問題是我們這邊做布置后不能驚動內應,否則內應一旦傳遞出消息,對方會立馬取消行動。”

    桓照揮手指向地圖,“既然是從那個位置偷襲,內應很大的可能便在那個位置,那邊的人馬不宜觸及,以免打草驚蛇。我的意思是,那個位置的人馬不要調動,從左右調動人馬迂回過去設伏。

    另從中路調遣一路人馬在后方暗伏,一旦動靜起,中路人馬立刻過去控制住偷襲位置的附近人馬,將內奸一起控制在其中,不容其脫身。待擒獲偷襲人員后,再嚴刑審訊,看能否挖出內奸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姬無塵嗯聲贊同道:“人馬調動之前,任務秘而不宣,以演巡為借口調動,期間勒令所有人馬各小隊互相彼此監視,任何人都不得擅自對外聯系,違令者斬!務必嚴控消息走漏。”

    寂澎烈頷首,“好,就按你們說的辦。”

    唐術低頭看了看手中情報,“這羅康安傳遞的消息,有點不清不楚,也沒說明究竟有多少人偷襲,如此一來,我們又該調動多少人馬設伏圍剿才合適?”

    桓照道:“可以想象,他能打探這些已經不容易,哪能將對方的情況全盤掌握,若真是如此的話,反倒是值得懷疑了。”總體說起來,他還是有點幫羅康安說話的。

    不過說的也在理,眾人默默點頭。

    寂澎烈:“根據我們這里掌握的進來人員名單,總共也就三千來人的樣子,此事寧重勿輕,絕不可讓宵小得手,否則我等無法向仙庭交代,就當是三千人集體偷襲來辦。給你們五萬人馬,三千尊巨靈神,仙庭那邊讓我帶進來的十尊第八代巨靈神,我也撥五尊給你們,若真有人膽敢來犯,務必全部給我拿下,不許放走一人!”

    他目光掃過四人,“我欲派你們四人當中的一個親自前往坐鎮指揮,力保萬無一失,不知諸位誰愿前往?”

    四人立刻同時拱手道:“愿聽神君號令。”

    寂澎烈滿意點頭,目光在四人臉上來回,也不知該選誰好,目光最終落在了桓照臉上,“桓照,羅康安既是你舊部,情報又是他傳來的,就由你親自坐鎮指揮這一戰,不知可愿往?”

    桓照鏗鏘有力道:“遵命!”

    寂澎烈欣慰道:“好,事不宜遲,四部人馬調動由你自己權宜行事,我不過多干預,即刻執行!唐術、姬無塵、呂安波,你三部通力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領命。”四人同時拱手。

    桓照立刻上前,行指揮權,面對三位大統領道:“恐聲東擊西,為防有詐,三位需提高警惕,親自坐防,緊盯荊棘海境內各處動靜,做好隨時出擊應急準備。”

    寂澎烈聞言又欣慰點頭,發現考慮周全,不愧是仙庭的精銳人馬,果然是能征善戰。

    “領命。”三位大統領齊聲拱手應下。

    桓照轉身問:“神君可還有吩咐?”

    寂澎烈近前,伸手把了他胳膊,關切道:“不管來了多少人,能抓活的盡量抓活的,活口越多,審訊出情況的幾率越大。當然,若執意反抗,則格殺勿論,總之要布下天羅地網,不許放跑一個,絕不可給人把東西給帶出去的機會,否則你我都難以交差!有任何需要,可隨時聯系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桓照領命,退步歸位,四人又一起對寂澎烈拱了拱手,隨后聯袂大步而去……

    山腰隱蔽洞窟內,燕鶯化作的周同達徘徊著,頭回干這樣的事,心中有些不安,說是有些緊張也不為過。

    她也是沒辦法,被趕鴨子硬上架。

    洞外一人入內,稟報道:“先生,四散的人手已經召集到位了,可以行動了。”

    燕鶯也是來此折騰后才知道,這里總共的人手也才百來人。

    聞言負手道:“不急,讓大家暫且等待,要等內應消息,內應準備好了,才是我等出手的時候,否則枉費工夫。你去讓大家伙耐心等待,不要著急。記住,嚴加約束,互相監督,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借口擅自對外聯系,事關重大,絕不可走漏任何風聲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來者領命,轉身而去。

    燕鶯又獨自在洞內徘徊,美其名曰讓大家在外面互相盯著,實際上是不敢過多與眾人接觸,怕露出什么端倪來。

    自然也不是等什么內應的消息,而是在等林淵的消息,等林淵發出可以行動的信號。

    而林淵則是在預料時間,預留給荊棘海駐軍充分準備的時間。

    小半天時間后,林淵的傳訊終于來到。

    閉目凝神一陣后,燕鶯深吸一口氣,出了洞外,飛身來到山下空地,面對集結的眾人大聲道:“出發!”

    以她帶頭,眾人紛紛騰空飛起,沒什么掩飾,只是低空飛行,略借助了山勢的掩護而已。

    基本是堂而皇之的一場行動,大家也不怕什么,之前燕鶯已經言明了,這邊就是要制造動靜,為內應動手創造機會,動靜越大越好。

    出手搞出動靜后,立刻逃逸,不需要和駐軍人馬硬碰,相對來說還是比較安全的。

    就在一群人離去沒多久,林淵冒頭了,閃身落在了燕鶯之前呆過的山洞口,基本上是目送了一幫人遠去。

    知道這里的人手集中后,他就已經接近了這邊觀察……

    一群襲擊人馬接近了荊棘海,直接觸動了微光陣的反應,絲毫不做停留撲擊。

    情報無誤,果然來了!暗中坐鎮的桓照聞訊后,一聲冷笑,“竟如此明目張膽,猖狂!”

    微光陣反應起,一座似籠罩天地的碗狀波光漣漪浮現,籠罩整個荊棘海的防御大陣瞬間被觸發啟動,將闖入的一群人給籠罩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事先不知情,接到預警的就近人馬立刻趕來攔截,且有數尊巨靈神。

    眼見駐軍殺來,燕鶯一聲喝,“撤!”

    一伙人立刻轉向撤退,三名神仙境的高手沖擊在前,聯袂同時出手一擊,宛如轟天雷鳴。

    波光漣漪震蕩,防護大陣當場被轟出了一個大缺口。

    防護大陣防御力不弱,但也只是針對大多數的修士,并非無所不能,面對神仙境的高手脫身,還是難堪一擊,阻擋不住。

    一伙人從震蕩的缺口中快速射出,紛紛脫身,后方破口的波光漣漪亦漸漸融合重固。

    本以為脫身了,剛飛出不遠,一群人便緊急剎停在了空中,只見四面八方,不知從哪冒出了大批仙庭人馬,密密麻麻數不清合圍而來,甚至是飛布上空,還有許多高大的巨靈神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有人驚呼,眾人頓時慌亂成一片,有種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有陷阱,集中力量從一點殺出去。”燕鶯一聲高呼,她自己則率先沖向了地面,一掌轟爆大地,煙塵四起中,余者之后再無人見到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暫時也無人顧及這一點,都已來不及多想。

    很快,圍攻大軍沖來,雙方力量相差太過懸殊了,戰況直接是一面倒。

    有人學燕鶯,轟爆地面,欲從地下而去,地下轟隆翻裂,深藏地下的大批仙庭人馬殺出,還有地龍翻攪,地下根本是無路可逃。

    三名神仙境高手顧不了其他人,集中三人力量聯手突圍,實力也確實強悍,天崩地裂的攻勢中,殺的仙庭人馬可謂是人仰馬翻,數尊攔截的巨靈神竟然也被他們給連連轟飛。

    立刻有數十名仙庭戰將沖來,迅速扼制住了三人突圍之勢。

    一尊黑色中帶暗紅的巨靈神突然從天而至,如雷霆而降,雙手連掐指決后,一掌虛抓而下。

    浩蕩天地的能量頓時澎湃,無形氣勁以撕裂出虛空裂紋之勢,扭曲席卷向三人。

    聯手突圍三人頓時身形難以動彈,被撕裂虛空之勢而禁錮,瑟瑟顫抖的三人一臉驚恐,從未見過如此強大駭人的法力禁錮之威,仰天悲鳴,用盡全部修為抵御,一道道空間裂紋在周身纏繞,將三人衣裳如碎片般片片撕飛。
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3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