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軍事 > 我老婆是花木蘭 > 第1013章 克制之法
    乾軍投石機組發射了五輪火油彈,效果是顯著的,剛開始兩輪準確率不高,但經過兩輪試射調整發射角度和臂桿長度之后,準確率大大提升。

    原本發射的主要目標是城墻上的敵樓,但火油彈的威力太大了,它使用的是地底冒出的黑油,經過秘法提煉之后用來制作火油彈,一旦燃燒就連澆水都滅不了,火油彈落地砸碎之后能燒一大片。

    因此,五輪火油彈投射之后,不止敵樓全部燒起來了,整個東城墻包括城樓在內全部化為火海。

    城墻上大量堆積的滾木、火油、木板也一同燒起來了,這極大的助漲了火勢的蔓延。

    來不及逃下城墻的守軍兵將們被大火吞沒,在火海中翩翩起舞,嘴里卻發出凄厲的慘叫聲。

    沒過片刻工夫,整個東城墻被大火包圍,炙熱的高溫讓任何生物都無法靠近,守軍兵將們在陳憲的帶領下逃出幾十丈遠才停下來,離得這么遠,仍然能夠感覺到恐怖的高溫襲來。

    “老黃,清點人數,看看損失了多少人!”陳憲沉聲下達了命令。

    “是,將軍!”

    經過簡單的清點,黃幢將走過來抱拳稟報:“將軍,經過初步清點,大約被燒死了兩百五十多人,加上今天的戰損,一共損失了四百三十多人!”

    陳憲已經預料到這個結果了,可僅僅兩天就損失了近千人,這讓他難以接受,這些損失的兵力已經占了他總兵力的四分之一,如果以后每天都是這樣的傷亡,用不了十天,他手下的兵力就會耗光!

    活來的守軍都呆呆的看著城墻上一直燃燒不止的大火,沒有人出聲。

    良久,陳憲下令:“傳令下去,把其他的守城物資搬運到距離城墻五十丈的位置,從預備隊中抽調有一百人專門看守和負責向城墻運送物資,要用多少運多少,城墻上不要存放多余的守城物資!”

    “還有,派人繼續收集門板和木板,鋸成足以覆蓋背部大小分發給兵士們綁在背上,沒事不許解下來!”

    “這大火一時半會熄滅不了,讓將士們休息吧,讓伙夫們早點準備晚飯送過來,等將士們吃完喝完只怕火也熄滅了,那時再上城墻當值駐防!”

    陳憲估算得很準,等到守軍吃完飯,天已近黃昏,城外的守軍此時再想發動攻勢也來不及了,天都要黑了,還打什么打?蘇戟只好下令收兵回營。

    攻城第三天,居然是一個陰天,但氣溫依然很高,這絲毫不影響到戰事。

    “陛下,時辰差不多了!”

    趙俊生點頭:“那好,那就開始吧,照樣先投幾輪火油彈,殺殺守軍的銳氣,然后再攻城!”

    蘇戟抱拳道:“回陛下,火油彈已經投射完了!”

    “完了?不是有三百顆嗎?昨天下午一次投完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全部投完了!”

    趙俊生有些生氣,指著蘇戟道:“你啊你,怎么不知道節省一點呢?”

    蘇戟沉默不語,心里卻是活動開了,你開始說投射三輪,見效果還不錯,又加了兩輪,三百顆就這樣全部投射完畢,現在你讓我節省,我倒是想節省啊,可你不讓啊!

    趙俊生擺手:“算了算了,今天不攻城了!楊烈呢?”

    楊烈連忙走過來拱手:“臣在!”

    趙俊生問道:“朕讓你派人征集兩萬流民的事情準備得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因時間倉促,目前只征集了五千流民,不過各地流民正在趕來,缺額應該在兩天之內補全!”

    趙俊生聽完擺手:“算了,先把五千流民派過來把護城河填平,要填得能讓井欄通過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楊烈當即下令,派兵去讓流民們通扁擔籮筐挑土填平護城河。

    城墻上的守軍很疑惑,時辰不早了,乾軍為何還不攻城?

    很快,乾軍用實際行動告訴了守軍他們要干什么,大量的流民挑著籮筐向護城河這邊過來。

    “這······這些百姓們要干什么?”向幢將皺著眉頭問道。

    今天負責指揮的是葉同章,葉同章看明白了,“乾軍這是在驅使百姓們填平護城河!”

    向幢將看見最前面的流民已經挑著擔子走到護城河邊,扭頭問道:“將軍,他們已經進入射程了,怎么辦?讓將士們放箭嗎?”

    葉同章指著遠處道:“你看,這么多百姓們,你能射殺多少?況且這些百姓們當中說不定還有我們將士們的父母兄弟姐妹,你現在下令讓他們射殺他們的親人,他們能聽你的?你若下令,這是逼著他們投降乾軍啊!”

    向幢將無奈,只好放棄了這種想法。

    葉同章看了一會兒,下令:“傳令下去,誰也不許放箭,所有人原地待命!”

    昨天下午的大火不僅燒光了城墻上的所有守城物資和器械,還把雙方戰死將士們的尸首全部燒掉了,燒得只剩下骨灰,連尸都不用收。

    葉同章還是擔心乾軍利用這些流民來攻城,但乾軍并沒有這樣做,流民只是挑土填護城河,除此之外什么都沒干。

    連續兩天,乾軍都沒有攻城,一直都是流民們在填護城河,這護城河原本就填得差不多了,僅僅兩天時間,如此數量的流民徹底把護城河填平,乾軍井欄退過去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天色漸漸暗下來了,填平了護城河的流民們挑著籮筐退走。

    “將軍,護城河也被他們徹底填平了,如果他們明天攻城,井欄就可以推到城墻邊上,到時候乾軍就可以通過井欄直接沖到城樓上,我們如果想不出破解之法,防守就會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啊!”黃幢將對陳憲說道。

    陳憲嘆道:“恐怕不止是井欄這么簡單,當年我曾隨檀大帥北伐,見過乾軍一種用于攀登城墻的器械,那是一種有別于攻城云梯的攻城梯,它可以自由升降伸縮,踏板很寬,攻城的兵士用它可以很輕松登上城墻!”

    陳憲說的就是升降攻城梯,底部如同井欄一樣采用輪式結構用于推動,伸縮木梯傾斜架在其上,一旦推到城墻邊上,底下的人拉動繩索,傾斜的木梯就可以伸長一直抵達城墻頂端,底下卻抵達地面,因為它的踏板很寬很長,可以同時并排上三到四名兵士,這種投送兵力的能力是其他攻城器械完全不能相比的。

    黃幢將面露懼色:“將軍,這如何是好?以目前乾軍的攻城力度,我們防守得已經很吃力了,如果乾軍再使用這樣的攻城武器,我們很難抵擋啊!”

    陳憲看了看他,安撫道:“不必擔心,這些年我一直在琢磨如何克制這種攻城器械,倒也想到了幾種辦法!這樣,你組織一些人手去城內找一批小陶罐,要有蓋子的那種,找到之后再往小罐子了灌滿火油,用蓋子封死不能漏油,然后陳燁悄悄搬運到墻垛下,不要運太多,如果敵軍再次發射火油彈,運上來太多也會燒掉,又是白費力氣!”

    黃幢將眼睛一亮,“明白了,將軍是想用火油對付敵軍的井欄和攻城梯,這兩樣都是木質的,火油的確是它們的克星,末將這就去準備!”

    次日一早,乾軍開始攻城。

    攻城開始之后,乾軍這次沒有投射石彈和火油彈,攻城營的人直接扛著云梯沖在最前面,攻城的兵士們跟在后面,等攻城云梯架起來之后迅速開始攀爬。

    在后方,乾軍的井欄被推過來了,一排井欄最有三十多具,大量的攻城步兵和弓箭兵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戰斗開始了,雙方再次在城墻上下交鋒,箭矢亂飛,石頭、石塊不停從城墻砸下去,城下的協從軍一個個被砸得頭破血流。

    乾軍的井欄停在遠處,弓箭兵們爬上井欄,井欄被繼續推著前進,但它們并沒有靠近城墻,而是停在十丈之外。

    “放箭——”

    隨著一聲大喊,井欄上的弓箭手開始向城頭上的守軍放箭。

    守軍們的背后綁著木板,他們迅速轉過身來,只感覺背后不停傳來震動,又聽見箭矢飛來射中木板的呼嘯聲。

    沒過一會兒工夫,每個守軍兵士背著的木板上都射滿了箭矢,射滿了箭矢的兵士們迅速被其他兵士替換下去,另外有人把木板上的箭矢取下來集中存放。

    箭矢射了一會兒,乾軍弓箭兵幢將發現了異常,他看見守軍兵士們竟然用木板收集箭矢,當即下令:“停止放箭!”

    弓箭手們停止了射箭。

    “來人,把方才的情形速去稟報給將軍!”弓箭兵幢將下令。

    “諾!”

    通訊兵飛奔過來向蘇戟稟報:“啟稟將軍,敵軍把木板背在背上作戰,一旦我軍放箭,他們就轉身面對我軍弓箭手,箭矢全部射在了木板上,他們又把箭矢收集起來用于射殺我軍兵士!”

    蘇戟聽完正要下令,突然想起了什么,轉身對趙俊生抱拳道:“陛下,這陳憲果然不一般,竟然想出這種辦法克制我們的弓箭手,還能收集我們的箭矢反過來射殺我軍兵將,著實可惡!臣請陛下準許臣下令從北門發動全力進攻!”

    趙俊生想了想點頭道:“可以!”
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3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