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武俠修真 > 武神皇庭 >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一番話
    “神虛,對絕大部分武者來講都是可望而不可及。但是,我相信,我會成為神虛中的一員的。”葉滄海滿臉信心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如何有如此的自信?”公孫先生問道。

    “因為,我已經五重境了。”葉滄海朝外甩了一掌,頓時,掌勁外放,十幾米外啪地一聲脆響,一株小樹應聲而斷。

    “看來,是我低估了你。”公孫先生居然愕了一下,有絲絲激動的看了看窗外那株斷了的小樹。

    “衛國忠一走,趙安對你不‘感冒’,你首先得先跨過他這道關口。”公孫先生道。

    “嗯,趙安過來,有著海東侯的影子。本來,我是不想牽扯進侯爺的家事之中的。現在看來,估計難以脫身了。”葉滄海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那可能是一汪深潭,會淹死你的。”公孫先生道。

    “嗯,一入侯門深似海。以前,我還體會不到官宦人家的險惡。

    現在經鄭家案子一趟后,我有些理解了。

    一個鄭家尚且如此,海東侯的家族比鄭家強大得多。

    而海剛之死還牽扯著一場滅門大屠殺,會不會是因為海東侯的緣故,或者說,會不會又是一件陳年舊案拖進去的。

    我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”葉滄海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男兒志在四方,管它的,兵來將擋,水來土淹就是了。沒有險境難以成才,沒有死亡危險也難以讓你獲得大進步。”公孫先生突然笑了,“我在想,天要降大任給你,首先給你功力。

    你現在不是五重了嗎?所以,你得迎接更高的挑戰。

    一個鄭家就出現了半步神虛境,一個海東侯的家族,估計你會碰到真正的神虛境小宗師。

    這點,你得有充分的心理準備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世上事就是如此,一山更比一山高。

    以前功力低的時候碰到的全是弱者,一個內罡境都能讓你仰望。

    現在,全不一樣了,碰到的全是先天,連神虛都出現了。

    今后還會碰到什么,我想,神虛并不是終結。”葉滄海道,“先生,你見多識廣,咱們海神國,神虛境之上還有什么高手嗎?”

    “有!但是,你目前知道神虛就夠了。因為,你連神虛都搞不定,知道了也無用,反倒多一份干擾。對于武者來說,太多的干擾可不是什么好事。”公孫先道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神虛之上不就是‘玄丹境’嗎?小爺早知道了……

    葉滄海這話沒講出來而已,因為,早從爺爺的筆記之中看到過介紹。

    據說,神虛境凝氣成罡,外放如實物兵器一般的擁有殺傷之力。

    而先天之氣進一步凝實,最后,結合天地元氣,壓縮凝實,歷練夯實,最后,還得歷經一次天地小劫,經天雷洗禮,最后,結成‘玄丹’。

    估計跟地球上修真中寫的金丹境有著類似的狀況。

    爺爺在筆記中有寫到,玄丹境才是真正的宗師級人物,那些高人可以御物飛行。

    當然,飛行的高度,速度,跟距離都不會太大。

    鄭風是譚平昌抓走的,當然,要放出來都容易。

    不過,葉滄海突然的改變了主意。

    因為,他想從鄭風的身上挖掘一下,看看能否把余小鳳整進去,爾后逼著鄭韋放過余小鳳。

    受人托付,忠人之事,這是葉滄海行事做人的根本。

    所以,得盡早找到余小鳳。

    不然,一旦余小鳳回歸陰魔教就晚了。

    到時,余小鳳不明真相,那肯定會狠狠的報復的。到時,惹出一身案子來,葉滄海想救她都難以下手了。

    于是,葉滄海匆匆趕到了落雨坊,爾后進入了地洞,沿著血跡搜索余小鳳留下的一些殘存的痕跡以及氣味。

    一直追查到了一條小溪邊,余小鳳的味兒極淡極淡,基本上哮天鼻子都無法捕捉了。

    麻煩了,陰魔教有專門對付氣味和掩蓋痕跡的毒藥,這些都將是葉滄海哮天鼻子和痕跡術的攔路石。

    “大人,余小鳳恨你如骨,武功又高,大人得小心啊。”馬超都急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那女子太狡猾,根本就逮不到。”陶丁有些垂頭喪氣。

    “沒事,她會主動冒出頭的,我已經安排人手埋伏在鄭家靜心園周遭地帶。”葉滄海說道。

    “她現在還敢去靜心園,那怎么可能?”馬超搖頭道。

    “因為,小鳳仙的尸體在靜心園。”

    葉滄海一臉嚴肅的說道,本來是想把小鳳仙的尸體弄回衙門的。

    可是鄭韋不肯,知道這家伙還要拿尸體解氣。

    葉滄海雖說心里不痛快,但也莫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大人早有準備?”陶丁跟馬超都是一愕。

    “嗯,你們倆個實力不足。如果叫你們安排,只會添亂。所以,這事兒你們就不要管了。”葉滄海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明白。”陶丁跟馬超都一臉黯然,的確如此。

    面對先天六重境的余小鳳,他們倆個簡直就是一只小小鳥。

    其實,葉滄海沒有告訴他們倆個的就是,實則,葉滄海安排的人只是想驚走余小鳳。

    像林嬌嬌和姜東,譚平昌加一塊也打不過余小鳳的。

    而葉滄海早發現了,鄭家請來的那個高手還沒離開,就住靜心園中。

    估計鄭韋也懷著一樣的心思,想引蛇出洞。

    而鄭韋鞭尸,也是為了刺激余小鳳,想逮到她,一勞永逸。

    葉滄海敏銳的感覺到,鄭韋也不相信自己所講的話。

    他想逮到余小鳳證實一下余小鳳跟小鳳仙是什么關系?

    如果證實余小鳳跟小鳳仙是雙胞胎姐妹,那葉滄海就是在騙自己。

    包括先前在秘室中哥哥鄭方橋被殺,爺爺鄭東興之死都值得懷疑,而魔神圖極有可能在葉滄海手中。

    因為,秘室中的情況只有葉滄海清楚。另外三個都死了。

    死無對證,鄭韋不得不懷疑。

    而余小鳳不明白情況,胡亂撞進去極為危險,到時,一招的話把葉滄海也拉進去了。

    “平昌,鄭韋在懷疑我……”葉滄海招來了羅平昌。

    “這個陰險的小人,公子你幫了他那么多,他居然還懷疑你。這種人,真想一劍干掉他。”羅平昌一臉憤怒。

    “懷疑正常,鄭韋可不是傻瓜。不過,既然如此,咱們就要破了他的這個局。”葉滄海道。

    “林嬌嬌和姜東埋伏著,不過,就怕碰不上余小鳳。到時,余小鳳一給逮到就麻煩了。”羅平昌說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既然鄭韋要玩,那就玩更大一點。”葉滄海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怎么說我就怎么干。”羅平昌說道。

    “鄭韋的兒子可不少。”葉滄海道。

    “干脆殺他兩個,看他還不火燒屁股的回省里?”羅平昌一臉陰狠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平昌,首先你要搞清楚,咱們是為了救人而不是為了殺人。我行事的準則是懲惡揚善,行正義的事,為國為民,而不是亂殺無辜。”葉滄海一臉嚴肅的看著羅平昌。

    “公子,我錯了。”羅平昌低下了頭。
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300期